上周眼睛做了手术,后面一周没有了生活自理能力,全靠她,才度过这一关。

今年来感觉眼睛很不舒服,而且越来越不舒服,于是在休息这天她带着我去了湘雅医院看门诊,结果看完就定了后天的手术,于是从中午开始就做各种体检,直至手术当天早上才办完所有手续,等着进手术室。

由于两只眼都动了刀,做完就被蒙上了厚厚的纱布,同事给我起了个形象的名称 ——
盲森。仔细一想确实,就连包扎的方式都如出一辙。不过还好只包一天,第二天早上就可以拆了。(但一天也让我受够了,等着拆包扎真是煎熬)

由于是日间手术,没有床位,做完手术在医院坐两个小时没有异常就可以回自己家了。

从手术室那一刻起,从病房到家、吃饭喝水上厕所,第二天拆了包扎也睁不开眼,于是吃饭、滴眼药水、擦眼泪、洗澡等一切的一切,全靠她的照顾。

其实小时候眼睛就已经做过手术,但有我爸妈的照顾,只知道那样是理所应当的,没太多感觉。但这次不一样,真正感受到了陪伴的重要性,也许没她在身边,我可能连进手术室的勇气都没(自认为眼部手术比其他手术更受罪,眼睛它控制不住的会自己动,动就是疼,疼到你根本不能动,更别说睡觉,所以这次手术完在拆包扎之前我在床上坐了一夜)。

也是通过这次的手术,我更了解自已眼睛的状况,也想起了小时候让眼睛受伤的经历,真的气。其实我也有后悔做这次手术,因为知道恢复也只是暂时的,复发的可能性也非常大,原本该有的信心现在也没了。

不过还是要感谢博哥,一直以来的鼓励和陪伴,以及脑残粉的认可,尤其是手术后的这一周,更是让我对你形成了依赖。

其实我也经常产生一些怀疑,我真的有这么好吗?我们已经一起走过5年多的岁月了,愿未来还有更多5年,甚至50年,一路相随。

今天博哥又回自己家了,心里虽有不舍却也只能忍着,愿一切都朝着希望的方向发展,愿我们的生活快点好起来,也愿我的下一站是终点站而不是中转站。

最后修改:2021 年 08 月 15 日 04 : 45 PM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